高妙的诗歌从来不贩卖作者的主义和思想无论这主义和思想,是如何时尚、光鲜,或是博大、深刻,都不会像掉光了树叶的枝干一样,赤裸裸地长在诗歌之树上。 高妙的诗歌,总是用诗句,用充满了凡间之物的隐喻、象征、借代甚...

我厌恶那种少数即是好的,即是孤独的高贵的观点。孤芳可以自赏,但孤独从来不值得炫耀。 谈起诗歌和诗歌的边缘化,就不停有人抛出诗是少数人的事业的老调。仿佛它是诗歌免于遭受尴尬的最后一层遮羞布。其实,往好处说,...

每一个从事艺术行业的人,都渴望在有生之年能获得他人的认可。这种寻求心理支撑感的渴望,一方面,使他更为专注地深入到艺术的内面去,力求能窥到艺术那稀有而神秘的部分(亦即焚烧人激情的部分);另一方面呢,也常常...

诗歌如果演变(说演绎更为恰当)到词语的表演,我敢说,这种堕落已不是美学范畴内的问题了,而是使诗直接走向了它的反面非诗。对于一首诗的主体来说,词语仅仅是材质,是辅助工具,而不是建筑物本身。 然而对于当下的汉...

艺术的勃发力来自于对某个谙熟已久的事物醍醐灌顶般陌生的发现。与其说诗歌是发达想象力的产物,毋宁说它是人的认知对此一类事物瞬间洞悉的成果。 寄居于我们体内的事物如此之多,它们被记忆分门别类,大多数时候与我们...

诗最初肯定与巫术有关。因为就是到现在,我们仍然可以在一首神采飞扬的现代诗中,偶尔窥到它空穴来风的神秘本性。只是,当大工业时代到来,社会分工越来越明细,写诗的人像被遣散的神一样,消隐在了各行各业中这种曾披...

不巍峨,不壮观, 在横贯佛蒙特的阿巴拉契亚山脉的绿山中, 她就是最高峰。 虽然比你登过两次的泰山要矮五百米, (今天你又约了我第三次) 但这里的石壁上没有题字、刻诗。 志道和功德, 最初就是放羊和植树。 直到七十年...

这浪花般落叶簇拥的未走之路, 踩上去,有些绵软。 一再托起我们身体的微漾之力, 来自心与心的吸纳和折射; 脚底下窸窸窣窣的脆响, 悠远得像地心在分泌心声: 此刻,大地咀嚼了一些辞章, 又把个别的字句轻轻地咬合在一...

一路小跑, 到了山顶时,太阳 已经升起在对面的山顶。 隔着枫林起伏的末梢, 云层里发出的亮光 多了些闪烁不定。 我来晚了点, 想看看和海上日出的不同。 虽然我知道, 他刚刚从海南岛沉下海。 我看到飞机在天上画出的粉笔...

推开窗户即远山,翻过远山是大海 凌晨的海岛,公路上没有一辆汽车 草叶上几只蚂蚁搬运星辰 海浪的吞吐声里,礁石的咸度 更加深入骨髓 此刻,那些在大排档喝酒的年轻人 身体里涌荡着大海的秉性 码头上空无一人。月光一如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