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开窗户即远山,翻过远山是大海

凌晨的海岛,公路上没有一辆汽车

草叶上几只蚂蚁搬运星辰

海浪的吞吐声里,礁石的咸度

更加深入骨髓

 

此刻,那些在大排档喝酒的年轻人

身体里涌荡着大海的秉性

码头上空无一人。月光一如往常

大海的背鳍闪闪发光

是一座银色的半屏大桥